郗妄今年六岁半

脑洞型写手。励志写篇文但是至今还陷在各种段子间不可自拔。
杂食,意志不坚定到被安利可能就会尝一口。
但是对他们的爱是不会改变的。
试图提高文笔。

气味

#关于初识##赛晏赛无差#
#私设这俩高中认识##互相暗恋的狗血梗#
#你以为的巧合全是你对象干的#
#隔半层楼梯能闻到味道这个梗是亲友告诉我的。至今没感觉自己身上有味道的人一脸茫然#
#周围的人也都说是有味道#
#关键是她们都说不出是个什么样的味道#
#ooc预警先#
#推白羽线超喜欢赛哥啊啊啊!#

       如果你去问晏华和赛斯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那位全交界都市闻名的不良神官绝对会大喇喇地一手搭上身边人的肩膀:“是大学认识的啊。那时候华仔看起来还没现在这么凶——当然也没好到哪里去!要不是我心胸宽广,他就要一个人做完大学里所有的组队课题了。”
       晏华就点点头,也没去管肩上的手,稍稍思索了一下:“是大学认识的。”然后再补上一句,“没有这家伙捣乱的话,毕业作品应该会早一个星期交上去。”
        “华仔!就算是我被这么说也会难过的!”扎着小辫子的神官会撇撇嘴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这时候再补个问题:“怎么认识的呢?”就会得到两个人同时但不同样的回答。
       “当然是神的安排。”
       “教授分配的。”
       “无所不能的教授也算半个神嘛。” 赛斯耸耸肩。
       没记错的话两个人不是一个专业的,跨专业被指定的话……赛斯竟然有找不到搭档的时候?
       “他想留到最后找个女生组。” 晏华平静地叙述。
       “我那是为了别人而做出的自我牺牲好嘛!倒是华仔你,那些家伙宁可一个人也不和你搭档,你说是不是你太吓人。” 赛斯反驳,然后又小声嘟囔,“再说了,想要找个可爱的小姐一起有什么错!”
       “那些蠢材离我远点才好。” 晏华面无表情地推了推眼镜。
       “你看你看!就是这种语气,也只有我才忍得住你了!”
       听到了不少意料之外的东西,这时候刨根问底绝对不是好选择。
       但如果你挑一个只有赛斯一个人的时候再去问,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第一次认识啊……其实是高中。哎也不算是认识,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又在抽空偷懒的神官挠挠猫的下巴,“那时候要高考了,在补习班见到的他。你说脑子这么好一个人来补习班干啥?故意给老师找茬嘛这不是。”
       “就觉得这人死板得很,怕是从小到大没什么朋友。连老师都敢怼。” 赛斯笑起来,“到了大学一看,本大爷的预料果然没错。天天板着脸,开口超过三句话就要嘲讽别人了,白瞎一张帅脸。但是大学的姑娘们不知道为什么很吃这种类型,真是的,本大爷难道不比华仔好嘛?”
       “我们寝室是混寝,有个哥们儿是他们专业的,告诉我华仔在他们专业的寝室人人谈之色变。这家伙禁止同寝的人晚上十一点后打游戏,比学校电网还准。最后他搬了个寝,他的新室友在一个星期后就跑去外面和人合租了。这种人哪儿来的朋友?更别说组队了。作为神官我总得拯救一下这种迷途的羔羊吧?” 赛斯很得意似的,透过眼镜能看见他好看的蓝眼睛,“所以我就去跟教授申请了。毕业的时候还想呢,哎呀这以后就见不到了,这家伙又要孤零零一个人了,结果兜兜转转的,又是搭档了。所以我说嘛,是神的指引啦!”
       还真是微妙的缘分啊。
       再带着刚从赛斯那儿得来的讯息挑个只有晏华一个人的时间,这样的时间很好找,神之头脑总是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工作,除了交报告,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人想去打扰他。
       “认识的时间?你不是问过了?大学认识的。” 晏华整理着文件,“刚认识就觉得是个很麻烦的人,后来发现我的判断没错。”
       把赛斯说的简略一下告诉他,仔细一点你就会发现他的动作停了半秒,当然快得让你觉得自己那一下可能是眼花。
       “这样吗?高中那时候补习班人多,我坐在前排,不太往后面看。” 晏华把东西一收,转头就盯着你,“有空问这些无聊的问题,不如去巡查,旧城区有少量幻力波动,你带几个神器使去看一下。”
       他不会告诉你的是,他认识赛斯可比这要早。
       晏华第一次见到赛斯是高一,刚开学。作为新生代表他挑了个最荒的角落坐下背稿等发言,没几分钟从边上一大排空椅子后头翻过来一扎着小辫的男生:“哎哥们儿,你知道这儿的厕所在哪儿嘛?”
       晏华指了指右边,那人道了声谢,冲得飞快。
       后来知道,这家伙从厕所翻了出去瞎逛,逃了大半场开学典礼。
       后半场他带着吃的回来了,那时候晏华发言完了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赛斯带着一身小吃味儿从他边上过,踏出去两步又折回来:“哎同学你还在呢?吃点儿不?”
       晏华没说话,只抬头看了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一眼。会场里黑,赛斯只能看见一道反光闪了一下,长时间抬着的手发酸,再加上兜里的手机震动得那一块儿皮肤都有些发麻,他干脆把鸡排往晏华怀里一丢:“你这眼镜挺好看啊。” 然后匆匆地翻过两排椅子混进了人群里。
       手感粗糙的塑料袋明显是学校门口的那个路边摊, 捂得时间久了就有油从塑料袋的不知什么地方漏出来,满手的劣质油味。
       地沟油,卡路里,垃圾食品一类的无趣词语在晏华脑子里转了一大圈,然后他面无表情地拿起来,咬了一口。不如自己炸的,满嘴的佐料腌制出来的味道,有些地方明显炸过了头,啃起来像在啃锅巴。
       他这么评价着啃完一整个,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种食物对于自身实在是没有任何摄入的必要能量存在。并且吃多了易胖还可能会长不高。他想起了刚才那个男生,那家伙的眼睛很好看,蓝色的。自己的眼睛也是蓝色的。他没有缘由地高兴了一下。
       后来知道的,那人叫赛斯,跟自己所在的重点班隔了一个楼层。早集会下楼可以从楼梯上看见下一层站着的他,没见过认真的样子,吊儿郎当地搭着身边人的肩膀,整天地嘻嘻哈哈。
       偶尔早集会结束,他俩碰巧了只隔着半层楼梯,晏华就会闻到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味道,无法描述出具体的感觉,但是只要在这时候回头,绝对能看到隔了半层楼梯的人海后边不知与身边人在讨论什么的赛斯。
       就这么跟养豆芽似的观测了大半年,晏华终于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对劲,神之头脑浪费一个夜晚的习题思考出了原因也制定好后续方案。
       于是后来的赛斯突然给自己定了个大学目标还真是把身边的朋友都吓了一跳。再后来补习班一事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
       大学一一拒绝别人的组队请求,还在考虑要不要去跟教授申请,结果被对方抢了先。神之头脑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些苗头,倒也乐得不必继续自己的计划。
       倒是毕业时真的忧虑了一把,科学至上主义的晏华甚至考虑信个教。好在神搭了把手,黑门降临,晏华在中央庭的神器使资料库里看见了那双熟悉的蓝眼睛。
好吧,还真是神的指引。
       晏华放了文件,隔着玻璃门外头的事物影影绰绰看不真切。但是相比起敲门,赛斯显然更中意呼喊自己搭档的名字好让里面的人知道自己来了。于是咋咋呼呼进门,从不肯收起的神器不小心磕上门框砰一下把他自己吓一跳,嘟嘟囔囔抱怨一下今天处理掉黑门有多么艰难,再刻意地强调一下自己有多么努力,明示暗示着一些两人心知肚明的东西。然后在晏华点点头的时候夸张地欢呼一声再说些注定会被拒绝的诸如“华仔我真想亲你一口!”之类的话语。
       这家伙闹出一堆的嘈杂动静好引起晏华的注意。
       殊不知早在他推门那一刹,专属于他的气息已经向神之头脑宣告了他的到来。他身上的气味早早就被列到了神之头脑的特别关注名单内。
       而他本人,已经在晏华心里吵闹许久了。

评论(8)

热度(43)